喜欢喝汽水

我写不出他的花樣年華

【果糖泰】偏执成瘾 04

04


日子就这样过着,金泰亨和闵玧其保持着不咸不淡的状态。比金泰亨刚进公司时还来的几分生疏。


相爱太难,金泰亨总是在想这句话,关于他和闵玧其的岁月,不长不短,有喜悦感动,也有悲伤眼泪。他还记得第一次在宿舍见到同是大邱的前辈,第一次录完音听见身为制作人的他的夸赞,第一次私底下袒露心声后的相拥,那时的眼泪都是糖果味的。


“当你感激命运,我在感谢你。”


其实以前他很没有自信,说着会成为粉丝们的骄傲,暗自透支着力气,是很累,是有想过放弃,那个严肃冷酷的哥哥给了他很多力量,会夸他进步很大,会把最有魅力的部分给他,说他是防弹少年团的秘密武器,给予了他更多的力量。同时他也做到了努力成长,他从来不想让那人失望。


“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金泰亨有挣扎过克制过,在他决定埋葬这段情的时候,闵玧其却给了他希望。即使是微小的火星,也可以在他的心里燃烧一片荒原。

他在想,是不一样的吧,他和其他成员。他用很久的时间找出那些细小证据去证明这个假设的成立。关于闵玧其也喜欢他这个不知真假的命题。


生命短暂,能够肆意去爱的时间不过短短几年,没有人会想留下遗憾。然而金泰亨尝试真正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却受到致命一击。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又或者是什么地方的判断发生了误差。

他一直在反思,每次做事失败,他都会出去散心,一个人躺在柔软硕大的草地上,听不知名的鸟儿唱歌,数着天上的星辰。他格外喜欢月亮,一看到它就会想起闵玧其,那人的乳名叫松月,如松树一般挺立,像月儿一样皎洁。是他心口的白月光是他胸前的朱砂痣。

所谓在劫难逃也不过如此。


将近一个月,每天看着闵玧其和田柾国同进同出,说不难过是假的。要做些什么的。一次失败就放弃可不是金泰亨的作风。他计划好所有,只待猎物出现。


是一个寻常的星期六,前一天晚上下了一夜大雨,气温骤降,早晨也是哗哗一直下着。闵玧其早起本来打算去工作室的计划被搁置,做了些三明治,吃了一块后便回了房间睡觉。


金泰亨坐在客厅,看见厨房桌子上剩余的三明治顺手拿起吃了,拿出柜子里珍藏的红酒喝了起来。不一会半瓶下肚,脸色已经微红,看时机成熟,拿着红酒瓶便上楼去找田柾国。先是敲门,没有开,随后开始用拳头砸门。田柾国早上是有起床气的人,不容易控制住情绪,一开门还是个醉汉,脸色肯定更不好。一双眸子都要喷发出火焰似的,狠狠盯着眼前的金泰亨,即使如此,咽了口气后还是很恭敬的喊了声哥,“一大早的喝酒不好吧,让玧其哥看见又该说你了。”说着话拉着金泰亨往楼下他房间走,金泰亨还笑眯眯的回他:“没事,你玧其哥不在,再说他现在也完全不管我。”说完还打了个酒嗝。

田柾国没接话,只是扶着他下楼梯,金泰亨挣脱束缚,直直看着田柾国,仿佛刚才的醉意全是虚假,“我知道你现在心里肯定在嘲笑我,无所谓。但你知道的,闵玧其对你是完全不及我的。”田柾国面无表情,眼神看向别的地方,“你还记得出道前有段时间你执意要当dancer只有玧其哥一个人支持你,其实那时候他只不过嫌你太小不想和你一起出道,还有去年生日你做的那个视频,他没有看,因为那会我和他在一起吃夜宵,最近他对你好,不过是为了转移注意力,想让我知难而退。你,在他心里只是组合里的一个弟弟罢了。”

“够了。”田柾国冷冷地打断“你快下去,我回房了。”转过身准备离开。

“你知道他为什么要改工作室的密码吗?其实在这之前他给我说过……”

田柾国停下脚步,不自觉握紧了拳头,脑子里有个声音叫嚣着让他不要听,不要停,不要相信,可他无法控制。

“他说他嫌你烦,动不动就往他工作室跑。”

脑子里一直紧绷的那根弦突然断掉,田柾国回过神的时候一拳已经冲向了金泰亨。

砰——是红酒瓶摔碎的声音,金泰亨由于惯性摔下楼梯,虽然不是太高,但胳膊和手都被扎入了酒瓶碎片,小腿也被溅起来的玻璃渣划伤。紫红色的液体和身上的血混合在一起,田柾国的眼睛被一片血红刺伤,站在原地久久不得动弹。

闵玧其则是被酒瓶摔碎后紧接着发出的不明物体坠落的声音直接吓醒,心脏停拍,没穿拖鞋就跑了出去。眼前的两人一上一下,一黑一红,闵玧其先是一愣,顾不得其他,扶起金泰亨,看着他红了的眼眶,赶紧把他搂在怀里,轻轻拍拍他的背,“没事没事,有哥在,我们这会就去医院。”说完拿上钱包就准备出门。

这会才缓过来的田柾国不知所措,他不过是一时冲动,以前从未动过别人,不由得着急,满头是汗,想开口解释原因不知如何开头,想动手帮忙却不知从何下手。


“田柾国,你太让我失望了。”

这是这么多年以来,闵玧其第一次如此冷酷的喊田柾国这三个字。

田柾国瞬间红了眼眶,“哥,我……”话没有说完,眼泪便汹涌而出。


他说不出一句话,眼睁睁看着闵玧其扶着金泰亨离开,只剩下他一个人与空荡荡的房子为伴。他回房躲在被子里开始哭,哭累了直接睡了过去,醒来是下午两点,他简单洗漱了一下,下楼,那片残骸依旧就在原地,宣告着他的“罪行”。看见的那一刹那几乎要晕过去。田柾国端了盆水拿了毛巾,跪在地板上一点一点擦拭着,仿佛在洗刷自己的心。


直到晚上十二点,门也没有一丝动静。


田柾国乖乖的坐在客厅沙发上,他在等他们回来,等回来了好好道歉,他原本是这样想的,可是现实只有残酷和冰冷。


12:09

田柾国最终还是收到了闵玧其的短信。


「我和泰亨住公司,最近不回去了。」


他把手机摔在一边,闭上眼,泪水从眼角顺着脸庞缓缓流下。原本想好的所有措辞瞬间化为虚有。


不过几分钟他擦干眼泪,振作了起来,没关系,只要在首尔,他肯定可以想到办法给金泰亨道歉,给闵玧其解释。

然而当他第二天提着热腾腾的早饭去公司堵人的时候,被告知两人赶早班火车回了大邱,这时,他才感觉到了什么是真正的绝望。



-TBC



完全ooc的一章emmmm

在这里诚挚道歉(土下座

注:

“当你感激命运,我在感谢你。”——等不及

“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塞林格《破碎故事之心》



【果糖泰】偏执成瘾 03






因为有敏感字只能发图了qaq我也是好累(跪

一章比一章长

废话太多不好意思

希望大家可以给我建议(土下座





【果糖泰】偏执成瘾 02

02

自从那天以后,金泰亨就鲜少与闵玧其碰面。现在是休假期间,每个人的行程都是自己安排,睡觉之前都在,醒来后可能就只剩下自己。

闵玧其从大邱回来开始就选择逃避,他向来不爱出去旅游,为了躲金泰亨只有天天窝在工作室里,与外卖和冰美式相伴。田柾国某天下午偶然在公司碰见出门拿外卖的闵玧其,于是跟着蹭了顿饭,以后有空就跑去他的工作室玩,一来二去,也再次骗到了GeniusLab的密码,可谓是收获满满。田柾国往往都是待一天,一起作曲探讨音乐,晚上两个人去吃个饭,然后一起回宿舍,既充实又有趣。

田柾国从出道前到现在一直以来都很崇拜和喜爱这个什么都懂的哥哥,私底下喜欢和他待在一起,也很喜欢问他一些事情,每次都是受益匪浅。两个人有些兴趣倒是很相似,北欧行的时候他在镜头前很大方的说了出来,明目张胆。他们都喜欢吃羊肉串,都喜欢摄影,口味习性很合得来。田柾国向来乖巧懂事,没有人会不喜欢这样的小孩,尤其是闵玧其。他会在他犯错的时候严厉批评,也会在事后给他一颗糖,一个怀抱,闵玧其不多的温柔全数给了他。

最近几天两个人都是凌晨三四点一起回宿舍,虽然是夏天,半夜的首尔还是让人感到一丝凉意,闵玧其只穿了一件短袖,田柾国便把他的黑色外套给了他。

两个人刚进门,正好碰见被饿醒准备去厨房煮泡面的金泰亨。这是金泰亨这周以来第一次与闵玧其面对面相见,那个人还是那样,不同的是旁边的多了一个他,身上是他的味道,穿的他的外套,手还扯着他的衣领,田柾国不知道在闵玧其耳边说了什么,惹得那人眼睛弯成月牙,粉嫩的牙龈全露了出来。

金泰亨直直的盯着他们,他知道闵玧其在躲着他,即使长久以来的暗示让其他成员都感受到了他们之间不同寻常的氛围,但他还是怕那人直接缩进壳子里,他并不想操之过急,让之前所有的努力功亏一篑。既然他想要时间,那么他就给他。看来,他失算了。闵玧其可比他想象中要抢手的多。

突然的碰面让闵玧其措手不及,他还没有想好要怎样面对金泰亨,他那天的本意是让彼此都冷静一下,让金泰亨自己知难而退,或者是回到原来的位置,但被他撞见和其他男人在一起,即使是相伴很久的弟弟,也产生了些许尴尬,下意识脱口欲出的解释最终还是让闵玧其生生压了下去。

三个人话语顿时戛然而止,只留下金泰亨走过,拖鞋蹭着地面的声音。

田柾国不是没发现两个哥哥之间奇怪的氛围,他能做的只有自然而然的忽视,毕竟每个人都会有自身的秘密,七个人之间也会有很多复杂的关系。他帮闵玧其接过手里的罐装可乐,催促道:“玧其哥你快去休息吧,我去把东西放进冰箱,记得明天起床后叫我,你说好晚上要带我去汉江边的羊肉串店的!”
“好好好,知道了,你也早点休息,今天辛苦了。晚安。”闵玧其说完笑着摸了摸田柾国的头发,软软的手感蹭着他掌心,整个人都变得温暖。随后边打哈欠边回了房间,即使他感受到了背后有一股灼热的视线,还是头也不回的关了门。

田柾国看着闵玧其比起自己并不健壮的身影,拿着袋子走去了厨房,打开冰箱门,把可乐一罐一罐按次序摆好,顺手取了杯冰果汁,独自喝了起来,他对于碳酸饮料并没有多大兴趣,他也知道这个家里谁对于可乐情有独钟,看透不说透,这个道理他还是懂得。

“你和玧其哥怎么了?”田柾国倚在厨房门口,对着那个看似忙碌,结果水开了半天也没有下一步动作的人投向疑惑的眼光。
“你们最近天天在一起?”金泰亨并没有直接回答,反倒继续把面与调料包放入锅里,盖上盖子,转身看向田柾国,眼睛里是看不清的情愫。
“是,除了睡觉剩余时间都在一起。”田柾国的语气满是欢喜,看着金泰亨的眼神似乎也包含了挑衅,无论有没有,至少金泰亨是这样认为的。
还没等金泰亨继续田柾国先打断了:“对了,明天我们要去吃羊肉串,哥也要去吗?”他把喝完的果汁盒扔进垃圾桶,伸了伸懒腰,准备回房间洗漱睡觉。
“不去,免得打扰你们的好时光。”金泰亨把面捞出来放进盘子里,面无表情,一个眼神都没有给田柾国,自顾自坐在沙发旁,打开电视,没有再说一句话。

田柾国自知没趣,撇了撇嘴,拿了两包刚才和闵玧其在便利店买的零食,回了房间。

「玧其哥!快点睡觉噢~晚安,明天见♡」发了消息后田柾国三下五除二洗了澡,头发还没吹,就拿起手机,刚好看见闵玧其十分钟之前回复的「嗯晚安~你也快点睡♡」弯了弯嘴角,心满意足的开始玩游戏。

金泰亨看着泡的发胀的泡面不由自主的开始反胃,从胃部深处瞬间涌上来的感觉,让他产生强烈的生理反应,差点逼出眼泪。放下筷子,他把所有东西倒进垃圾桶,洗好打扫干净后,进卫生间,把凉水扑在脸上,迫使自己冷静和清醒一点。

金泰亨走到田柾国的门口,没有敲门,直接推开进去,“有事?”田柾国正沉迷于游戏,并没有转头看他。
“田柾国。”田柾国听到金泰亨没有一丝情感的话,停下飞舞的手指,起身站到他的面前,两人的身高和身材都差不多,不过田柾国相对来说要壮实的多,可金泰亨自身的气势也不容小觑。
“我今天把话说清楚,我喜欢闵玧其,想和他在一起,你——最好离他远点。”金泰亨冰冷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砸到田柾国的身上。
听到这句话,田柾国侧头笑出声音:“巧了,我也是,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比比看吧。”他对上他的眼神,仿佛都看见了彼此眼底燃烧的火焰,是坚毅的,不可熄灭的。
“玧其哥只把你当可爱的弟弟罢了。”金泰亨不甘示弱,轻蔑的看着最近两年成长十分迅速的弟弟。
“我知道,不过先说一句,这一局,你输了。”田柾国露出他标志性的微笑,直击痛点。
“日后还不知道谁会赢,到时候可别哭就行。”说完后金泰亨转身,“对了,提醒你一句。”金泰亨停下脚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亲爱的哥哥。”
“呵,原话奉还。”



-TBC

【果糖泰】偏执成瘾 01

金泰亨×闵玧其×田柾国
现实向/ooc/大三角预警





——偏执的爱情会让人陷入绝境苦苦挣扎。
——是见不得光,是不被世人承认的容许的爱恋。














01


「闵玧其,
我的心太小,除了你装不下其他人。我不像你,可以给很多人相同的爱,对于我来说你就只是你,我没那么伟大,我做不到与别人共享,我只想独占你,把你嵌入我的身体,让我们合二为一,所以,你要我还是要他。」

闵玧其是在回归结束后第二天回大邱的路上收到了金泰亨的短信,第一反应是没看懂什么意思,第二是“他”是谁。索性没管,闭上眼又睡了过去。

到站后,闵玧其摘掉一只耳机,里面是他喜欢的小众歌手,温柔的女声伴随着轻快的鼓点,使他的心情趋向平静。最近因为繁忙的行程安排,身体和精神太过疲累,闵玧其选择回大邱休息一段时间,放松心情。

闵玧其回到家后换了身舒适的衣服,躺在沙发上,一只手拿着冰棒,一边刷着手机。忽然又想起那条短信,忍不住啧了一声,在心里抱怨这小屁孩怎么那么幼稚,已读后也懒得回复,想了想还是回了句「你没睡醒呢?别烦我,刚到家,睡觉去了。」

发完消息后把垃圾扔进垃圾桶,起身去了卧室,倒头便睡。

下午三点,闵玧其是被敲门的声音吵起来的,皱着眉起身去开门,还没到门口就听见金泰亨的声音,反复喊着玧其哥。

闵玧其无奈的打开门,强忍着起床气,放门外的人进来。转身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可乐,扔给金泰亨。
刚起床的声音有些沙哑,一边喝水一边问金泰亨:“你大下午的不好好在宿舍待着,跑这干嘛来了?”
“还不是怪你。”金泰亨单手打开可乐,眼睛盯着面前的这个人,上身穿的oversize的白色短袖,领子太大以致于锁骨和一边的肩膀都暴露在目光之下,黑色短裤下修长紧致白皙的双腿,膝盖处还微微泛着粉色,从上到下浑身散发着迷迭香,引君入瓮,勾人心魄。
“哈?你不是说你不跟我回来吗?”闵玧其在和金泰亨说话的同时,顺手打了一杯美式,最后放了些冰块在里面。
“那不是气话嘛!哥你怎么当真了。”金泰亨噘着嘴,不满的看着闵玧其。把喝完的易拉罐扔进垃圾桶,从背后抱住了闵玧其,下巴放到他的锁骨窝,贪婪地吸入这个人的气息,原本浮躁的心都平缓了下来。
“你起开”闵玧其手拿着咖啡不好挣脱,“跟碳一模一样,光爱黏着我,你身上怎么那么多汗,快滚去洗澡。”
金泰亨不舍得放开手,走之前还在闵玧其的脖子后面咬了一口,刷的一下就跑去了卫生间,关门的时候还不忘做个鬼脸。
“小屁孩属狗的吧。”闵玧其摸了摸后颈,眼神里流露出不知名的意味。转身去厨房洗了杯子,在衣柜翻了两件自己的衣服拿到卫生间门口,轻轻敲了一下门,“衣服给你放在门口了,都是我买大穿不了的衣服。你洗完了快点回家去,我要睡觉了。”说完打了个哈欠,正准备离开,突然门打开,闵玧其被一股力量不由分说拉进去,掌心的温度仿佛要冲破云霄,眼前一片雾气,能看清的只有那双好看的眼睛和轮廓分明的脸庞。

他被他盯着看,闵玧其习惯性皱眉,有些不知所措和莫名的烦躁,虽然彼此也都见过对方的身体,这样子独处一室着实还是头一遭。

“哥,别睡了,要不要一起洗。”金泰亨用他迷人的低音炮在闵玧其耳边吐字,嘴边是危险的笑容,手不安分地扶上眼前人的身体,并不敢直接大力触碰,他小心翼翼,屏住呼吸,想把这个人的全部拥入自己的怀抱,占有他的一切。
“够了,我出去了。”闵玧其语气一冷脸色如常,转身出去,金泰亨低下头,并没有看见闵玧其握紧的双手。

听着再次响起的淅淅沥沥的水声,闵玧其轻叹一口气,是时候了断了。

金泰亨洗完出来只留下毫无人气的房子,没有闵玧其的身影。桌子上是刚热好的饭团,他拿起一个放到嘴里,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以前在宿舍的时候除了金硕珍就是闵玧其做饭投喂这几个弟弟,饭团简单容易制作,闵玧其怕弟弟们吃腻,变着法加入自己的创新。

他坐在餐桌旁,嘴巴机械地咀嚼着,面无表情看着这个房子。这些年来,他差不多进来过十多次,开始是关系并没有那么熟识不太敢打扰这个一脸严肃的哥哥,后来是行程太繁忙,根本没有多余的空闲时间。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细致仔细观察那个人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不是很大却处处包含着温馨,墙壁上的四口合照,餐桌中间的新鲜花束,冰箱门上贴着的备忘录,还有上次一起在后台和成员们拍的照片。
金泰亨想把自己的气息痕迹也留下,和他融合在一起。他吃完收拾好残余,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


嗡——


金泰亨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吃完快点回去,记得关好门。」


他不是没有看见最后的那句话,他只是自动忽略罢了。




「金泰亨,你逾矩了。」




-TBC

【TAEGI】金教官和闵教官(日常2)


非现实/日常向/流水账

07
金教官总是盯着闵教官,看一眼,自个在那笑,闵教官过来找他说话,他还害羞的不行,或许这是什么新的秀恩爱方式?

08
今天天气特别热,达到了38度,我们大家因为太热,死气沉沉,后来金教官说认真训练的话奖励我们西瓜吃,结束后他掏了一百多快给我们买了十来个西瓜,自己没吃,全给了我们,最后还是闵教官拿了一块大的掰了一半给他。

09
闵教官和金教官的性格完全相反,闵教官平时很温柔,但训练的时候特别严肃,不容许开一点玩笑,而金教官在动员大会那天下午喊的一嗓子,“谁让你们动的!”吓得我以为军训两周时间会受到非人的摧残,然而第二天就暴露了本性,他很包容我们,很体贴,动不动就让我们坐,会夸我们很不错,他们两个人都特别特别好!

10
金教官说他过两天就要去带男生了,练习格斗拳,我们有部分去跟闵教官,有部分去其他方阵,大家都有点舍不得离开,我们坐在原地休息,闵教官又过来找金教官,好像在说什么任务之类的,还有什么游戏,最后还说都怪你,不然我们就吃鸡了。

11
闵教官真的很严格呜呜呜,带我们方阵在太阳底下训练,大家都很累。休息的时候,金教官过来了,毕竟他入伍时间长,给了闵教官很多建议和要领。两个人并肩讨论,认真工作的样子真的太帅了!


12
闵教官是个很温柔很感性的人。因为他带的排是其他系的,全部去了其他方阵,导致他情绪有点不太好,带我们的第一天脸色很严肃,第二天早上训练前给我们说了很多,解释了原因,眼眶也红了,说他给金教官说他去带男生,让金教官带我们,金教官死活不同意,让他自己继续,半途而废可不是军人作风。
我们也能理解,正如我们舍不得金教官一样,虽然他一天拿个哨子吊儿郎当,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我知道他还是很疼爱我们的。
我们答应他会努力配合闵教官的工作,不给金教官和他丢人。


【TAEGI】金教官和闵教官(日常1)

非现实/日常向/流水账


01
小金教官是我们排的,50个教官里的门面,个子高高,腿很长,一身军装帅的一批。
小闵教官是隔壁排的,个子不高,皮肤出奇的白,笑起来露出牙龈特可爱,颠覆了我对军人的印象。

02
金教官嘴上说的最多的除了稍息立正,就是你们闵教官什么什么的,说他比他大两岁,是他带出来的兵,认识五六年了,聊他们以前在军队的时候一起训练。昨天下午太阳很刺眼,我们排便挪到了三排旁边,面对面坐着拉歌,金教官夸闵教官唱歌特好听,让他给我们教,闵教官笑着说了他两句,乖乖过来给我们领唱。

03
金教官一得空就走到三排那边,找闵教官说话。他把小本子从闵教官左臂的口袋里掏出来的那个瞬间,我们两个排的女生全体起哄,“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闵教官在那说:“他暗恋我好多年了。”金教官没承认也没否认,让我们别吵,乖乖的,不然罚我们站军姿。然后我们全体女生默默站了西皮。

04
金教官今天早操训了我们,其实也谈不上训,就是抱怨,闵教官晚上说他还没自己训得好,金教官就不乐意了,嫌我们昨天下午走的不好,给他丢人了。
10点多休息,金教官杯子里没水了,我们的训练场地离打水的地方有点远,他让我们坐在原地,过去找闵教官要水喝,结果人家还不给,两个人围着三排的女生转圈圈,金教官无奈,最后自己去打。
过了会,闵教官看我们歇着,便过来找金教官,金教官让他别过来,水都不给他喝,快点走。闵教官说他幼稚死了,像个小孩子,金教官一听更不乐意,让他以后再别过来打扰我们训练。

05
下午校友给我们军训的学生送了水过来,金教官给我们发完后,拿着剩下的想给闵教官送过来,看那边都有,便给了辅导员和小记者。

06
金教官坐在树下,闵教官站在他面前,两个人说着话,画面太过美好,虽然不能拍他们,但我还是没忍住,偷偷拿出手机,拍了下来。

【果糖】TIME,PLACE

田柾国×闵玧其
校园/伪现实/短打/HE/微TAEGI预警


01
田柾国注意他很久了。

原先是一起上体育课,后面偶然在思修课上也看到了那个人,薄荷绿的头发,比一般男生白许多的皮肤,田柾国默默记住了他的名字。

闵玧其。
他似一片汪洋大海,来不及阻拦,便浩浩荡荡闯进了田柾国的心。

02
田柾国虽然很擅长运动,但对于篮球只是兴趣重。下课后他一个人留体育馆里练习,但怎么也投不进篮。
“你手腕太僵硬了。”
田柾国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那清冷低沉的嗓音每晚都会出现在他的梦里。
他转身笑着挠了挠头发,看着眼前的熟悉又陌生的他,说了第一句话:“那……你可以教我吗?”
闵玧其用手指转着球,漫不经心地说:“可以是可以,那你可要交学费啊,小弟弟。”说完以后冲着田柾国笑,一个三分球投出去,Duang——进框。

两人借此迅速熟识起来,知道了闵玧其比自己大一岁,知道他喜欢音乐和摄影,知道他思考时会习惯性咬指甲。闵玧其懒得吃早饭,田柾国会早起帮他买完送到宿舍再去上课或者回去补觉。
他并不觉得累,能处在这个位置,和他一起做很多事情像是梦境。相比于隔着人群痴痴相望,果然只有站在他的身旁,才能感受到他的存在是真实的,只有触摸到他的身体,才不会害怕迷雾散开后,眼前是漆黑一片。他将这份情小心翼翼的藏在心底,不敢暴露出一分一毫,唯恐那人会打破一切美好,躲到远远的。

田柾国不敢说完全了解闵玧其,但他知道那个人看起来冷漠,骨子的温柔得仔细观察才能窥其一二。
嘴上骂你上课睡觉,课后会帮你把重点画好;明明自己不好好吃饭,你晚起的话也会给你买好粥和面包;你撒娇让他给你写首歌,嘴上让你滚,三天后就发给你了,还说是生日礼物。

“哥,现在才六月份啊。”

看吧,他对你多好。

不止一个人对田柾国说过这句话。闵玧其的舍友,乃至原来的同学,对闵玧其身边的“小弟弟”都很好奇。

“我可是第一次见他对一个人上心,说你是不是给我们小闵吃毒药了。”
田柾国连忙摆摆手,他哪有那个本事,从开始到现在他才是被下药的那一个。

就像亚当偷吃禁果,唾液接触的那一瞬间,他便知晓了这世间善恶有别。田柾国从和闵玧其说的第一句话开始,他便一步一步沦陷、沉溺在那人亲手建造的温柔乡,无法自拔,无法逃脱。而且,他也未曾想过转身离开。


03
周三上午没课,闵玧其去校门口把头发染回了黑色。下午上课田柾国仍然一眼就看到了他,小跑过去,挤在他身边坐下,把手里的温牛奶递过去。
“呀,你这小子,我不是说了要冰美式。”
“哥,你不心疼你的胃,我还心疼呢,还记得上次……”田柾国边说边把吸管拿出来,替闵玧其插上。
“好好好,别说了,你怎么比我妈还烦。”闵玧其皱着眉,最后还是乖乖的喝着牛奶,为了让田柾国别再叨叨他。

又来了。

闵玧其又在看他。

他早就发现了,闵玧其一直都在偷偷看隔壁系的金泰亨,想来也是在体育课上相识的。金泰亨浑身散发着光芒,被其吸引是意料之中。田柾国不会否认对手的强大,只是心有不甘。明明,明明我们是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见面的。

周六下午突然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一声惊雷,不过一分钟,阵雨便来了。

田柾国本来在宿舍睡觉,被吵醒后看见闵玧其一点多的消息,说自己去图书馆,问他去不去。田柾国瞄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半,慌乱爬起来穿衣服,拿上伞就往出跑。

雨势变小,两分钟他便到了图书馆门口。
闵玧其背对着玻璃门站在中间。
金泰亨也在。

金泰亨面对着闵玧其,他的头在闵玧其耳边,不过几句话的时间,他和朋友离开了。

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不清,隔着玻璃,好像隔了一个世界。顺着头发滴在身上的雨水,被来往过路人溅起来的积水弄湿的鞋子和裤脚,握着伞柄慢慢收紧的手掌,还有,梦境破碎的声音。

果然,是没有结局的吗。

即使早已认清事实,为什么心脏还是无法呼吸。

等金泰亨离开五分钟后,田柾国装作匆忙,两步跑到闵玧其眼前。看着他惊讶和错愕的表情,佯装生气地说:“哥!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啊!你淋雨后又感冒怎么办,上次和阿姨通电话她还给我说让我帮忙看着你……”还未说完就被闵玧其拍了脑袋。
“你这孩子胆子也太大了还敢教训我,我就不会等雨小了或者停了再回宿舍啊。”
“好好好,不说了,我们快回去吧,对了,哥还没吃饭吧,先去食堂二楼吃饭然后再送你回宿舍。”
田柾国的眼睛还是亮闪闪的,仿佛有星星住在里面,闵玧其向来对他没办法,啧了一声,帮他擦了擦脸上的雨水,皱着眉骂他:“你是傻子吗,拿的伞怎么头发衣服都湿了。”
田柾国笑了笑,并没有说自己刚开始是跑着过来的,嫌伞碍事,便没有打开。
他左手拿着伞,右手搂着闵玧其的肩膀。两个人挨的很近,田柾国想起那句烂俗的歌词。

我站在你左侧,却像隔着银河。

那道河,我是注定渡不过去了。

04
六月下旬,田柾国和闵玧其私下见面的次数少之又少,除了上课的时间,两个人并没有再见过面。当初说好的“教课”,也不了了之。

是意料之中,总是要避嫌的。

然而却也是意料之外。
闵玧其的身边没有金泰亨。

他以为,他的位置已经被那个男人完完全全取代。

田柾国不知该如何面对闵玧其,一直以来他都习惯了去主动关心注意他,现在他后退了,这段关系果然停滞不前了。这段时间,他始终害怕亲耳听到他说出那句话,宁愿拖着不去面对,也不想被他斩断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系。

月底考试前一天晚上,闵玧其给田柾国发了消息,说自己在体育场门口等他。
田柾国以为是梦境,他不想清醒,却不得不清醒。
无论是什么,一段情总要有个结局,他是要他离开也好,让他留下也罢,他都只能接受。他一直都不是做选择的那一方。

闵玧其站在体育场侧门,手里拿着烟。
田柾国过去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闵玧其打断。
“你先别说话,听我说。”说着把烟头扔到地上,残余的火星被田柾国踩灭。
“我……最近心情不太好,所以没有主动联系你是我的错,先道个歉。至于原因,本来不想说,但是怕你误会,简而言之,你应该知道吧,我从开学的时候喜欢上一个人,但是由于种种理由我们并不可能在一起,这段时间都在想那天我为什么会说那句话。最后我想通了,都是因为你,我才会这样,是你让我或许失去了一个男朋友,所以你要怎么补偿我?”
闵玧其盯着面前眼睛红红还未缓过神的田柾国,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发,两秒后就被拥入怀中。
田柾国把他垫在闵玧其的肩膀,对着他的耳边轻轻说:“那我就赔你一个男朋友吧。”

05
田柾国始终不知道闵玧其说的那天是哪天,直到有次闵玧其喝醉后,田柾国一直问个不停,实在烦得慌,便说:“就六月份那次下暴雨,你来接我,其实在你之前金泰亨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走,我说我在等女朋友。”
“女朋友?”
“除了你还会有谁来接我。傻子。”

田柾国嘿嘿嘿地笑起来,啃着闵玧其的双唇,心里想着,你也只能占占口头便宜了。

爱情这个东西,没有先来后到之分。
看似坚固的爱意,本质是不堪一击的,总会被岁月消磨殆尽被其他人完全代替,无法解释。
时间和地点固然重要,然而最重要的还是那个人罢了。


END



【TAEGI】It's not love at first sight


  金泰亨×闵玧其

  校园/短打/OE


01

他注意他不是偶然。



大一下学期体育选修,闵玧其为了应付考试,选了自己擅长的篮球。



第一次注意到他是第二节体育课。老师集合点名,闵玧其站在第二排,打着哈欠,他向来是不喜欢往人前蹭也不爱和陌生人打交道。因为是选修,所以是几个班混着一起上,除了本班其他人并不熟识。

闵玧其侧着身和旁边舍友说话,随意瞄了眼前面,一排人中出挑的身材,让他瞬间就注意到了那个人。


啊,身材不错。


青春年轻的男生和女生一样,也都在默默比较着身材长相之类的东西。闵玧其不算高,穿鞋174。虽然他不觉得矮吧,但还是挺羡慕那些180+的人。俗话说站得高看得远,长得高呼吸的空气都不一样。


开始点名了。


闵玧其的班是第一个班,他应声喊到的时候,那个人忽然转过头,修长的眼睛扫过他,不知道为什么,闵玧其感觉到了视线的停顿,不过两秒,最后眼神停在他旁边同学的脸上,两个人不知道在小声说着什么。


此刻,闵玧其的脑中只有一个想法,那个人好面熟,还有他笑起来得四方嘴很好看。


“金泰亨。”

“到!”是充满磁性的低音,尾音微微上扬,闵玧其喜欢音乐,对声音好听的人会投入更多关注。

金泰亨是耀眼的,是吸引人目光的,他知道的,像他那样的人,从不会成为一个人的太阳。



02

自从知道了他的名字,闵玧其便频频在上课的时候一眼看见金泰亨。两人有好几节课都是一起上,除了周一和周三,基本每天都会见面。


也许是自身光芒过于吸引人,闵玧其总是下意识去寻找金泰亨的身影,有时很远,有时离得很近,仿佛伸手就可以触摸到他的皮肤。那应该是很温暖的吧,闵玧其想着,盯着金泰亨的目光失去了焦距,突然金泰亨转身向着他看过来,吓得闵玧其一个激灵,连忙低头去找舍友说话。


有时候闵玧其也会感受到有人在看着他,更多可能是自作多情,每次他都是这样对自己说,那个人不会注意到如此平凡的他。


人是趋向性动物,总是向往美丽和优秀的事物,无一例外。


金泰亨身边每时每刻围着很多人,同性,异性,他是被环绕着的太阳。偶尔散发的温度恰好波及到了闵玧其的一角,从此不可收拾。每个人都是贪心的,拥有了一点,便想得到更多,也是自私的,你的温度若只能给我一人就好了。也不过一瞬的想法,还未生根就被闵玧其先扼杀。拥有这种想法的自己是陌生的,这是第一次让他感到无法适从。


闵玧其每次上课都会先悄悄看金泰亨一眼,即使装作面无表情,心里却是充满欣喜的,他不会将其称为爱意,太敷衍了,喜欢一个什么都不了解,只知道名字,班级,专业的人这种事细细想起来起来还是有些不可理喻。他擅自将它定为同性间的相互欣赏。虽然也不是太像,只是为了找个借口将这份情光明正大继续下去。


03

周六下午突然打雷一会便下起了暴雨,刚从图书馆出来的闵玧其站在门口玩着手机,准备等雨小点了跑回宿舍,他不喜欢麻烦别人,这种小事自己解决就行了。


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跑了过来,几秒就到了他面前。


是金泰亨。


他的头发贴在脸上,像金毛一样抖了抖,咧着标志性的四方嘴,对着闵玧其说了句话,雨声太大,闵玧其看着眼前的人,没有任何回应。这时,金泰亨凑到他的耳边,“你也没拿伞吗?要不要和我一起走,我室友等会送伞过来。”


闵玧其下意识后退了半步,愣了一下,说了第一句话:“没关系,我在等我女朋友。”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冷淡。

金泰亨眼睛里的光好像灭了,歪头笑了笑:“那我先走了啊,拜拜。”

闵玧其点头,没有发出音节,只是看着金泰亨离去的背影。那个人的呼吸和面容仿佛还在眼前,不过瞬间就被自己打散成支离破碎。

为什么要说违心的话呢,明明一切都是假的。什么女朋友,什么自我否认,都不过是借口,只不过阻止自己沦陷而已。


小王子不会为了一枝玫瑰停下脚步。


闵玧其比谁都清楚。

是永远都不会有结果的。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最好从一开始就扼杀掉其产生的可能。



04

闵玧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迷恋上金泰亨的,或许是第一次他隔着层层人群投过来的淡漠却炽热的眼神,或许是他在耳边低语时温热的呼吸扑在耳朵的心脏骤停,或许是阵雨下躲在门口听着水声滴答滴答落在他的身上,最终却流进他的心里。


迷恋这种东西,讲不清的。


但闵玧其知道这不是一见钟情。




“闵玧其是个胆小鬼。”



 END


他说那些话的时候得有多难过

一直以来
他就是他追逐的目标
是崇拜的羡慕的
他是如此的强大优秀
他想和他成为平等的和谐的关系
并为之努力着

一段关系中如果只有一方付出
总归是会累的

所以
尽量珍惜吧

今日份的改图


哇咔咔